请家教,做家教,请到绍兴家教网 http://www.ydjjw.com/王维的娴静,与他的家庭情形、脾气有关,还与其履历有关。王维文词清雅,气量高胜,超然山林间,疑其非世之人。而居位显荣,污贼不能死,适累是图,惜哉王维的娴静,与他的家庭情形、脾气有关,还与其履历有关。这首《终南不要业》是他的代表作之一:中岁的年纪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穷处,坐瞧云起时。无意值林叟,说笑无还期。

  

这里是写王维归隐生活的乐趣。王维说自己到了中年之后,就很注重保健之道了,后来又把家安在终南山边,生活加倍休闲了。兴致来了,就独自漫游,随便而行,走到哪里算哪里,不知不觉来到流水的绝顶,无路可走了,索-性就地坐了下来瞧行云变幻。碰着山间老人,就说说笑笑,把回家的时候也忘 记。这样的生活,瞧起来很美,真正过起来还需要莫大的勇气与毅力。不少人都说,这样的诗歌充分表 达了诗人那种天-性淡逸、超然物外的风采。王维脾气中淡逸的层面十分真切,却未必是他的全数。鲁迅先生就曾经说过,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并非全身静穆,整天飘飘然,他也有“金刚怒目”的层面。王维说自己“中岁的年纪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”,只说中晚年之后他的生活很静谧,可见青年里面他的心境未必安静。

  

中状元的那年秋天,王维脱离京城,来到济州任司仓参军,济州在今山东荏平西南,王维在那里整整呆了了四年多。这段时候王维特别苦闷,一个才华横溢的热血青年,不久步入仕途,对未来饱含期待,有无限的憧憬,但发现自己被人遗忘在偏僻的角落,心中的滋味可想而知。漫漫长夜中,早晨迟迟未到,诗人无法忍受寂寞,四年之后他辞去了司法参军一职,脱离济州隐居于淇上。两年后又回到长安,闲居了很长时候。此时的王维还没有体现出天-性淡逸、超然物外的层面,他对入仕有着强烈的神驰。

  

开元十六年(728年)孟浩然到长安应试,第二年冬却怅然而归,写了一首诗留不要王维:

  

寂寂竟何待,朝朝空自归。欲寻芳草去,惜与故人违。当路谁相假,知音世所稀。只应守寂寞,还掩故园扉。

  

孟浩然说,偌大个京城,没有一个做高官的知音,自己苦苦期 待了这么长的时候,竟然一点新闻都没有。瞧来自己只能回到襄阳老家,在寂寞中渡 过今生。传说孟浩然的失意,是因为他面试失败。那时他正与王维聊天,唐玄宗忽 然驾到,他无处逃避,只好藏在床底下。后来玄宗知道了,使他出来吟诵诗歌,他无数的好诗,偏偏选择了一首《岁的年纪晚归南山》,说自己“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”.唐玄宗很生 气,认 为自己受了委屈,说:“卿不求仕,而朕未尝弃卿,怎样诬我?”既而就把孟浩然放还南山了。这只是一个传说罢了,那时王维自己都还没有找到出路,玄宗皇帝怎么会去瞧望他呢?瞧瞧他写给孟浩然的诗:

  

杜门不复出,久与世情疏。以此为良策,劝君归旧庐。醉歌农家酒,笑读祖先课本。好是一闹事,无劳献子虚。

  

他劝孟浩然老诚恳实回籍隐居,不必再辛辛劳苦地来长安举试求官,就在乡下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算了。自己中了状元后又若何,还不是两眼一摸黑,失业在长安嘛?当然,在这里王维只是发牢骚罢了,他从隐居地淇上来到长安,自己就带有某种设 法。在长安这些年,他也没有截止行为。大约三十四岁的年纪那年,王维献诗中课本令张九龄成功,后来被拜右拾遗,写了一首答谢诗《献始兴公》:

  

宁栖野林子,宁饮涧水流。不用坐粱肉,坎坷见王侯。鄙哉匹夫节,布褐将白头。任智诚于是短,守任固其优。侧闻大正人,安问党与雠。所不卖公器,动为苍生谋。贱子跪自陈,可为帐下不。感谢有公议,曲私非所求。



这样的诗歌,很难让人想象出自超然物外、天-性无欲的王维之手。他第一说说那些隐居山野的文人逸士全是鄙陋之人,见识太短,所守的乃是“匹夫”之节,大丈夫不为也。随后又称颂张九龄两袖清风,为苍生谋待遇,值de全国人钦慕。最后“跪自陈”,声名自己为张宰相的高风亮节所感动,渴望可以进入他的帐下,为朝廷排忧解难。张九龄是宰相中的诗人,诗人中的高手,艺术气质太浓,天 然瞧不起政治手腕,很快在与赵林甫的争斗中失利,黯然脱离首都。据说他的离去,标志着大唐盛世开shi从高峰回落。王维的心境也从高峰回落到谷底,此后几年虽也执政为官,但日子过得不咸不淡,总在右拾遗、监察御史、左补阙、库部郎中这样的闲职转来转去。其间,还曾赴河西节度使幕,在边塞生活了一段时候,留下了较_多好诗,如《出塞作》、《使至塞上》等,让我们见识了诗人激动慷慨大方的层面。

  

让王维彻底默然无言的,是他有过做“伪官”的履历。唐玄宗天宝十五年(756年)六月,安禄山攻陷潼关,随即进军长安。《旧唐课本》说玄宗“出幸”,《新唐课本》说玄宗“西狩”,而实际是玄宗仓皇出逃,疾走至四川。四川真是个好地方,尤其是战乱之时,皇帝都很爱它,后来的唐僖宗、民国的蒋总统都曾“出幸”或“西狩”至此。四川国民也特别接待这些皇帝的到来,在特别时刻皇上可以选择四川自己就体现了一种信赖,更而且不少景物区、胜景神奇全是因 为皇帝“到此一游”而身价百倍。

  

玄宗出逃时,朝廷百官马 上分成好几派,有忠心耿耿随皇帝出逃的,有主动自觉与新君安禄山合作的,有自谋出路避往山间乡野的,也有扭捏不定、静观其变的。王维属于哪一类,史料有限,不敢妄言,应该是属于忠心耿耿那一类阿。《旧唐课本》说他是“扈从不及,为贼所得”,意思是还没有来得及逃离便作了俘虏,也就是说他有逃离之心,只不过还没有付诸行动。仅仅是这一点,就比周作人不愿“扈从”强了不少。后来的实际进一步说明王维确实不是一个“汉jian”.周作人呆在北平,有人在大门口放了一枪,他就乖乖地为韩国人服务去了。王维见势头谬误,尽快吃药取痢,假称患病,这是一种什么谋划?是甘地所张扬的“非暴力不合作行为”,也可以懂得为反抗的一种形式。

  

安禄山没有放过他。《旧唐课本》云:“禄山素知其才,遣人迎置洛阳,拘於菩提寺,迫以伪署。”乱世有才名,也会带来烦恼。《新唐课本》也说安禄山因为爱好护人才,让王维做了他的给事中。王维自己宣称他是在刀剑的威逼下做了伪官,在替一样做过伪官的韦斌撰写墓志铭时,他描述了自己这段履历:“正人为投槛之猿,小臣若丧家之狗。伪疾将遁,以猜见囚。勺饮不入者一旬,秽溺不离者十月,白刃临者四至,赤棒守者五人。刀环筑口,戟枝叉颈,缚送贼庭。”他说,安禄山进入两京的时刻,大臣们像关在笼子里的猕猴,自己这类小官就像丧家之犬,惶惑不可终日。后来自己吃药称病,准备潜逃,最后引起叛军警戒,被抓了起来,十多天没怎么用餐,巨细便都在关押的房间里,外面的守御拿着刀枪棍棒,架在他的脖子上,将诗人捆成粽子外形送到安禄山他们办公的地方。



这样瞧来,安禄山并没有因为王维有才而吝惜他。王维声称他是在饱受折磨与辱没之后,才迫不得已做了伪官。直接而有力的证据,是王维在此里面所写的一首诗,诗题很长,大意是那时在被拘禁在菩提寺,老朋友裴迪来瞧望他,说起逆贼安禄山在凝碧池旁大宴宾客,并让唐玄宗的皇家乐团在旁伴奏一事,王维一时泪下,偷偷写下这首诗给裴迪瞧:



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。秋槐叶失算宫里,凝碧池头奏管弦。

  

这首诗可谓一字千金。至德二年十月,大唐的戎行收复东京洛阳,降伏的伪官三百多人都被押往西京长安受审。大头子如陈希烈等都被关押在大理寺、京兆狱,王维这类文官或小头子被关押在宣阳里杨国忠旧宅。两个月,惩处“汉jian”的条例颁布出来,按罪过巨细分为六等:十恶不赦者处死于菜市场;次一等赐其自杀;次一等重杖一百;次三等流放、贬谪。王维的罪过,最低也当流放,但最后不仅得到唐肃宗的谅解,况 且还给了个太子中允之职。为什么呢?据学者料到,理由有三:一、写过前面所说的这首表忠心的诗;二、他的兄弟王缙提出削减自己的官职来营救兄长;三、那时的宰相崔圆伸出了援助之手。据说,王维与那时的大画家郑虔、张通还被关押在杨国忠的老房子里的时刻,崔圆从大山沟回到京城,有了豪宅要装修一番,经常把这三人捞出来为自己的房子画壁画。倘使在开元、天宝的盛世,这些画家不管若何都会保护自己的身份,保护艺术的庄严,但目 前把给宰相画壁画瞧成救命的稻草紧紧抓住,拼命施展他们的聪明才智,课本上说是“运思精巧,颇绝其艺”.这样卖力,崔圆宰相也瞧在眼里、记在心里,主要时刻拉了他们一把。

  

大唐皇帝爱好护人才,原谅了王维,但后世的文人却不愿随 意放过他。元代有位名人叫吴师道,瞧到王维留存的《辋川图》这副画,写了如下一段文字,说“(王)维文词清雅,气量高胜,超然山林间,疑其非世之人。而居位显荣,污贼不能死,适累是图,惜哉。”意思是王维诗歌写得好,肚量高雅,有仙人的风姿。但身居高位,当了俘虏却没有一死了之,使他图画的价值也受到回响。也就是说,王维应该像后世的贞妇洁女,一旦被登徒子瞧见了自己的胳膊,要么就应该将自己的胳膊斩断,要么就

本文由绍兴一对一家教 整理

应该一头撞死在墙壁上。王维失节后,没有选择自杀,吴礼部认为,这种没有节气的文人,他的画再好,我们也不应该爱。还也有人说王维诗歌写得也欠好,根本不值de去读,大理学家朱熹说:“王维以诗名开元间,遭禄山乱,陷贼中不能死,事平复幸不诛。其人既不足言,词虽清雅,亦萎弱少气骨。”